陕西靖边县郭成旺一家四代的治沙故事一口井一片林一面旗

济特天气网 天气查询 2020-05-06 15:21:06 0 沙漠  老人  树苗  建军  

35年前,面对黄沙漫漫,他决定治沙,有的村民笑话他是“犟板筋”;35年来,他带着儿子、孙子和重孙子,坚持植树造林,将万亩沙地染绿。

他叫郭成旺,榆林市靖边县东坑镇毛团村人,这位年近百岁的治沙人如同愚公,一家四代人,誓将沙漠变绿洲。

花甲之年宣战荒沙——村里人叫他“犟板筋老汉”郭成旺1921年出生,一辈子都生活在毛团村。

说起当年承包沙地种树,年事已高的郭成旺仍能清晰地表述:“40多年前,村子周边都是黄沙,有时一场风刮过,地里的庄稼就全被沙子埋了。得知政府允许个人承包国营和集体的荒沙荒地,我就萌生了种树治沙的念头。

”毛团村位于毛乌素沙漠南缘,40多年前,这里植被稀少,特别是到了春季,常常一夜之间,庄稼、道路就被流沙掩埋。1984年冬天,靖边县开始实施荒山荒沙承包。

得知这一消息后,已经63岁的郭成旺主动要求承包荒沙地植树造林。

很快,他便和政府签订了万亩流沙的承包合同。

1985年春天,郭成旺拿着自家的全部积蓄1200元和借来的4000元,跑遍了全县8个林场,买下了5万株树苗,带着一家老小正式向荒沙宣战。

“刚开始那会儿路不好走,也没有车,只能步行。

我们早上6点就得从家里出发,走一个半小时到达沙区后开始种树,中午在沙漠里吃点随身带的干粮,再一直干到天黑才往回走。

因为风沙特别大,中午吃饭的时候,一家人要轮流把干粮口袋捂在嘴上吃,这样风刮不走、沙吹不进。

”郭成旺回忆说。

由于风沙大,有时候刚种下的树苗很快就会被连根拔起,林木的成活率起初只有20%。

通过在沙地中反复栽植,郭成旺逐渐摸索到了一些经验,使得树苗的成活率越来越高。

起初,每到植树时节,郭成旺和家人就吃住在用沙柳临时搭的棚子里。

随着林木的生长,管护成为首要问题。

1989年,郭成旺贷款5000元,卖掉家中的牲畜,在沙区盖起了4间房,还打了一口19米深的井,举家搬进沙区。

也是在这一年,为了买树苗,郭成旺卖了家里养的年猪,买了2000株杨树苗。

村里的人不理解,叫他“犟板筋老汉”。

35年来,就靠着这股“犟板筋”的劲头,郭成旺让万亩沙地变成了绿洲。

治沙精神代代相传——“钱能花完,而种树能让子子孙孙受益!”如今,郭成旺年事已高,不能再亲手植树,但依然习惯去林子里转转,拿着剪刀修剪树木。

在郭喜和的记忆中,父亲郭成旺承包沙地种树初期,由于风沙太大,种下的树苗常常一晚上就连根给刮起来。

付出的劳动多,得到的效益却微乎其微,但全家人仍咬着牙继续种。

正是这种“执拗”的精神,让郭成旺慢慢栽活了一株又一株的树苗,将万亩黄沙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树林。

今年49岁的郭建军记得,2010年的一天,已经89岁高龄的郭成旺把他叫到身边:“我左手放500元,右手放一棵树苗,你选哪一个?”郭建军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钱能花完,而种树能让子子孙孙受益,我选树!”对这个回答十分满意的郭成旺,放心地把沙漠植绿的重任交到了孙子郭建军手上。“我爷爷那时主要种的是杨树,我们现在种的是樟子松,去年我还试着栽上了苹果树,这样就能保持沙地林木的多样化。”郭建军说,他15岁初中毕业后就跟着爷爷在沙漠里种树,所有的种树技术都是爷爷手把手教的。郭建军告诉记者,过去在治沙造林中,无论是运送树苗还是打坑、栽树,全要靠人力,而现在普遍都是机械化作业。郭建军说:“在2010年以前,我爷爷承包的那万亩荒沙就已经治理完毕了。不过,那会儿主要种的是杨树、沙柳等传统本地树种,生命周期短,病虫害多。我接手以后,重点是进行树种的优化调整。目前,已有2万多亩林地的树种被替换成了樟子松。这片树林是我爷爷用数十年心血栽下的。我一定要管护好它,这是我的责任。”从栽种杨柳树到樟子松,郭成旺一家植树的步伐没有停下来,曾孙子郭涛在外求学,放假时也会扛着铁锹,积极参与植树。“今年计划新栽种5000亩万株树苗。”郭建军说,如今家里养了20头奶牛、150只山羊,加上公益林补偿金等,一年下来全家有40万元的收入。此外,毛团村的生态环境也有了巨大改善,不仅不再惧怕风沙侵袭,还成为当地远近闻名的蔬菜种植基地,马铃薯、辣椒、胡萝卜等还出口到了国外。耄耋之年光荣入党——“党旗照着我,心里就亮堂。”郭成旺家有一间“荣誉室”,墙上挂满了数十年来他获得的各种荣誉证书:1981年被评为全省护林防火工作先进个人;1992年被评为全省治沙先进个人;1999年被评为全国优秀乡村护林员;2002年被评为全省水土保持个体承包先进治理户……但郭成旺最看重的却是90岁那年,他终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说起当时入党的情景,老人的眼里闪着泪花,他说这辈子很少落泪,拿到党员证的那一刻却忍不住流泪了。他说,自己24岁时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后来因介绍人不幸离世,档案一直没有完善,这件事就被搁置了。后来,他自认为没有干出什么成绩,就一直没好意思再递交申请。2009年,郭成旺鼓起勇气又一次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并于2010年7月1日成为预备党员,次年光荣转正。郭成旺老人说:“入了党,我的心就有了着落。”在郭成旺老人种植的林海里有一面红旗,那是绿海中最美的色彩。入党后,老人把一面党旗插在沙梁上。他说:“党旗照着我,心里就亮堂。”现在,每年国庆节清晨,郭成旺和一家人都要在大漠深处升起鲜艳的五星红旗,给繁荣昌盛的祖国加油,给全家治沙造林事业鼓劲。植绿了10万亩荒沙——用双脚在沙漠里踩出16万公里的足迹治沙四代情,上阵父子兵。35年前,郭成旺、郭喜和父子俩赶着骡车,手拉肩扛。时空流转,如今孙子、重孙父子俩依稀重现当年大漠里的身影。35年过去了,郭成旺带着儿子、儿媳、女儿、女婿、孙子等30多人离开毛团村,向沙漠进军。在深入沙漠12公里叫“那泥圪坨”的地方,盖了四间房,安了家,曾经黄沙漫舞的“那泥圪坨”,早已松林翠绿。郭成旺老人一生与沙斗,与绿色同行。他植绿了10万亩荒沙,用双脚在沙漠里踩出16万公里的足迹。从郭成旺家到沙漠往返一程至少20公里,他一年中有半年在沙漠里,如今已坚持植树40多年,根本不记得自己植了多少棵树。在老人种植的林子里有一棵缸口粗的大杨树,像一位长者在守望着这片林海。老人说,这棵40年的老树见证了他们祖孙四代治沙造林。在靖边,很多人都知道郭成旺有一口井、一片林、一面旗。一口井是说在植树造林之初,为方便灌溉,郭成旺亲手挖下的一口人工井,它是郭成旺治沙造林的见证者和记录者。一片林说的就是他带着家人种下的那片林子,这是老人一生的心血和为社会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。而一面旗讲述的则是郭成旺在2010年成为预备党员后的故事。“回家第二天,爷爷就让我在老屋后的沙梁上竖起一面党旗。每天早上,都要注视一会儿党旗。”郭建军说。如今,黄沙、绿树、鲜红的党旗,在毛乌素沙漠腹地交相辉映。郭成旺一家四代。(资料图)郭成旺老人。(资料图)重孙子郭涛上学去了,记者摄下了郭成旺(中)祖孙三代治沙人的合影照。杨彬摄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下一篇 :返回列表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留言与评论 (共有 条评论)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