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低薪低物价的模式可以维持吗

济特天气网 生活指数 2020-05-27 17:06:42 0 台湾  物价  

  台湾的实质薪资在过去十多年来几乎是零成长,但在物价上涨率也低的情况下,老百姓抱怨归抱怨,但似乎无法摆脱低薪的宿命,政府似乎也拿不出解决的对策。

  我们举几个大家熟悉的国家及地区来比较,瑞士薪水是台湾的三倍,物价也是台湾的三倍。

日本、澳洲的薪水是台湾的两倍,物价也几乎是台湾的两倍。

瑞士人平均月薪约20万新台币,但扣掉房租、税赋、医疗保险,能够储蓄下来的钱相当有限。  但话说回来,月薪20万,年薪240万,储蓄10%就有24万。反之,台湾地区平均月薪假设4万,加上奖金年薪约54万,储蓄10%,约万,少得可怜。

瑞士人的24万,到全球各地旅游觉得很划算,而台湾人的万,只能就近去日本、韩国,而且感觉都不便宜。因此,如果不出去比较还好,一旦出去,相对的剥夺感油然而生。

  而大家想关心的是,此一低物价、低薪资的模式可以维持吗?首先,就低物价而言,台湾的低物价背后有几个因素:第一,自由进出口,一旦价格上涨(如台风天菜价上涨),开放进口就可以平抑物价。

第二,台湾的能源价格、健保费用低廉,生活成本也相对低。

第三,低廉的劳工成本。

  不过,若时间拉长,台湾低物价水准的维持是有相当变数的。

因为核能电厂逐步废除后,台湾用电成本可能会高涨,加之以基本工资年年上涨、一例一休的推动,物价也跟着逐年上涨。

再加上全民健保财务吃紧,未来健保费的调涨箭在弦上,这些因素都将导致未来物价的上涨。

  在物价蠢蠢欲动,低物价模式面临挑战后,薪资却缺乏涨升的空间(虽然基本薪资有上涨,但基本薪资的调涨只对边际劳工、支领时薪的员工有利),青年人的剥夺感无法消弭,未来世代、社会的对立将更严重。

  话说回来,低物价究竟对谁有利?又对谁不利呢?一般言,低物价对多数制造业有利,尤其是代工、出口,在压低薪资、汇率、能源价格后有利出口,等于是变相的补贴代工业跟出口产业。

  另一方面,低薪却对服务业不利,因为低薪不易提高消费者的购买力,无力为服务业创造更高的市场需求。

在低薪下,消费者要求低物价,不容业者随便提高价格。生产者在无法提高价格下,只能追求成本降低或偷工减料。因此陷入恶性循环。  根据不少的研究,台湾之所以陷入低薪困境,在制造业上,系因贸易条件恶化,也就是因为代工模式,导致出口价格拉不上来,进口价格又压不下来,业者利润恶化,无力为员工加薪。  因此,民进党当局的租税优惠、补助应以有企图心发展品牌、通路的业者为主,并协助建立海外经贸运筹基地,打破业者海外通路的障碍,才有助于品牌、通路的推动。同时。补助业者发展AI、5G、大数据,并将之导入传统产业,加速传统产业的升级与提高附加价值,才能创造加薪的空间。  至于服务业如何升级?最简单的想法是,藉由海外市场的规模经济提高产品竞争力。但在执行上有其困难。因为服务有在地化的特性,以及国家的品牌形象。台湾最容易出口的市场应该在大陆。但在两岸对立下,观光、医疗产业,打不进大陆市场。其次,东南亚人种多、文化歧异性大,台湾在国际医疗,面临泰国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的强力竞争。在文创产业上,竞争力也不见得比香港、泰国强。短期内靠服务业出口,打下江山,有其事实上的困难。因此台湾必须先在自家练兵,并掌握操之在我的部份。  在服务业的资源上,台湾有10兆(新台币,下同)的超额储蓄,20兆以上的保险资金,这些资金都是台湾可以利用的部分。  在文化创意上,台湾有中华文化的底蕴;在国际医疗上,台湾的医疗水准在亚洲数一数二;在长期照护上,台湾有良好的气候及一流的医疗水准。另外,资产管理上台湾有充沛的资金、高素质的金融人才。万事俱备,缺的只是东风。也就是服务业的松绑、产业化。  展望未来,如果赋予服务业主管部门产业化的绩效指标(KPI),使服务业的主管部门,由管制规范演变为服务、辅导的角色,将台湾过剩的资金、超额储蓄导入服务业。但应限定保险资金投入金融资产的比率,使其不至于导入房地产、股票,造成股市、房地产的飙涨。同时,业者的投资应有回馈金,照顾当地弱势族群,以及回馈健保、劳保基金,才能争取民众的支持。当然,民众也应有承受服务产业化后,部分服务价格波动的心理准备。  唯有服务业松绑、产业化,导入资金提升商业模式,并有能力雇用高素质人力,进而强化竞争力。有了竞争力之后可以出口,充分利用大陆、东协的市场,发挥规模经济效益,进入良性的循环。台湾才有机会打破低薪、低物价商业模式的泥淖。来源:台湾《中国时报》责任编辑:邱梦颖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上一篇 :厨斗瞵娈
下一篇 :返回列表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留言与评论 (共有 条评论)
验证码: